马丁·沃尔夫文章:新冠疫情给世界带来更多未知

在不到6个月的时间里,新冠肺炎改变了世界。但其最终影响可能是什么?英国《金融时报》网站6月16日发表该报首席经济评论员马丁沃尔夫的一篇文章,他在文章中对新冠疫情对世界的影响进行了评估,现将内容摘编如下:

我们必须记住,世界在疫情之前就已经陷入麻烦。12年前,上世纪30年代以来最大的金融危机震动了全球经济。其处理手法、沃尔夫斯堡随后的经济低迷以及认为资本主义幕后操纵的观点,促使许多高收入国家的公众开始愤怒。

各地所受影响不一。与其他国家相比,一些国家受到新冠肺炎的冲击要大得多,无论是由于无能、冷漠还是运气不佳。一些企业和个人受到的打击也比其他企业和个人严重得多,因为他们的活动依赖近距离的身体接触,或者因为他们的年龄或技能所限。这远非所有人都面临的无差别危机。

我们现在知道,疾病大流行确实会发生。我们知道,各国至少尝试掌控局势。尤其是,我们知道,在一个充斥着蛊惑人心的政客的世界里,采取协调一致和有效的全球对策几乎是不可能的。

我们不知道何时、以何种方式,甚至是否靠疫苗或某种其他办法完全控制疫情。我们不知道经济复苏的道路会是什么样子。我们不知道疫情最终会对贸易、贸易政策和国际关系产生多么严重的影响。

第一种可能的情况是,从实体全球化转向(尽管也有争议)更明显的虚拟全球化。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://zjlangjia.com/,沃尔夫斯堡在疫情之前,供应链的一体化程度在下降。现在,沃尔夫斯堡政策正在朝这个方向大踏步前行。

第三个情况是政治更加两极分化。民族主义和保护主义色彩较浓的右翼与社会主义和“进步”左翼之间业已存在的冲突似乎很可能加剧,至少在高收入民主国家是这样。

第四个情况是,公共债务和赤字将大幅增加。人们无法容忍新一轮“紧缩”或削减公共开支。更有可能出现的情况是增税,尤其是对较为富裕的人增税,以及持续的赤字,由央行或明或暗地提供资金。

然而,在其他领域,我们相对无知。一旦疫情完全得到控制,人们还会回到他们之前过的生活吗?我猜测人们会返回餐馆、商店、办公室并出国旅行,但并非所有人都会如此。我们有居家办公经历,其中部分经历是奏效的。

国际关系的崩溃将走向何方?中美之间会出现普遍的系统性对抗还是偶尔的合作关系?欧洲将如何适应?

最后,一体化的全球经济将在多大程度上存在下去?这场危机会加速、延缓还是遗留许多问题,就像世界应对气候和其他全球环境挑战不力那样?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